费老的宁夏情怀——纪念费孝通先生诞辰110周年

作者: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0/4/23 11:15:43

今年是我国著名的社会学家、人类学家和社会活动家,亚搏卓越领导人费孝通先生诞辰110周年。虽然费老离开我们15年了,但是宁夏人民一直怀念着这位世纪老人,因为费老的学术思想和实践,造福着宁夏人民,宁夏的经济发展、民族团结、社会进步倾注了费老许多心血和博大情怀。

费老是人们对费孝通先生的尊称。他曾经于1988年和1991年两次来宁夏考察调研。19887月,费老来宁夏调研扶贫开发工作,一到银川,就不顾路途遥远颠簸和身体疲劳,立即奔赴西海固地区深入调查研究,了解民族地区发展状况。这项调研是从1984年开始的,由费老带队,在亚搏和北京大学同志合作下,用了4年时间,经过对青海、甘肃、宁夏、新疆、内蒙古多次实地考察,向中央提交了《关于建立黄河上游多民族开发区的研究课题》,提出了“以东支西,以西资东,互惠互利,共同繁荣”的思路。课题在调研边远地区的基础上,还做了不同区域的比较研究,包括国际性的比较研究,受到了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当时宁夏著名诗人、亚搏宁夏区委会名誉主委贾朴堂赋诗一首,表达对费老的敬仰之情:

夫子勤民事,栖栖万里来。

资源开紫塞,足迹遍山隈。

忧乐先天下,经纶仗轶材。

此间多胜景,小住且徘徊。

19917月,费老又专程来宁夏调查研究。这次调研,地点偏僻,但范围不小。他亲自口问手记,深入思考,堪称调研活动的典范。

 费老一行抵达银川,即到银川郊区,调研农业生产、蔬菜生产和牛羊饲养情况,不断询问农民收益情况。费老看了银川郊区发展变化很高兴,鼓励他们不光要卖肉牛,还要多饲养奶牛,多生产奶、肉、蛋、菜,供应城市需要。在同心县,费老下车后直奔农贸市场看土特产品、百货日用品等的经营。时值盛夏中午,烈日炎炎,但费老还是不知疲倦,边看边问产品的品种、价格和商贩的收益,还不停地在笔记本上记录。

  晚上,又奔波到固原,在宾馆同宁夏人大、亚搏、社科院的同志谈了当前社会经济发展和社会学研究的主要任务,费老说:“我们面临着改革开放的重要时刻,要研究改革开放中的各种问题。我几十年从事社会学研究的目的是,要了解中国社会,让中国更富、更强。发展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像下围棋一样,要走好两个眼。一个眼是发展乡镇工业,形成城乡一体的经济结构,工农结合,城乡结合。另一个眼是怎样发展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经济。调查研究一定要把自己放在社会实际中,吸收群众的智慧,充实丰富自己的营养,形成一个系统的认识,去指导改革开放。”费老感慨地说:“我老了,我们又幸逢改革开放的盛事,应放开眼界,不计得失,保持布衣本色,为社会、为后人留下点有用的东西。”

费老先后视察了固原、彭阳、海原、西吉的农贸市场、乡镇企业,在农村看望贫困户、专业户,听取了固原地区、县、乡、厂领导的汇报。在西吉县招待所召开的会上,费老就视察宁夏所见所闻、宁夏社会经济如何发展发表了长篇讲话。他说:“我们不要眼睛向上,向国家要钱。眼睛要向内看,向下看,研究农民怎么依靠自己的力量富起来。我赞成西吉县搞养兔、养鱼、土豆加工项目,产品生产出来,就有钱了,把这个钱抓住,不要都吃掉。农民一有钱就是盖房子,娶媳妇,单凭国家拿钱致富,越搞越富不起来”。

宁夏回族自治区的发展始终让他牵挂。在1991年的调研座谈中,费老回顾了回族发展的历史后说:“从回族的形成到发展,都表现出善于经商的特点,要‘以商促工’,发挥回族优势,使回族群众富起来。”在中国第六届社会学人类学高级研讨班上,费老指出:“相对于散居在全国各地的回族而言,宁夏有其独特的地位和影响力,搞好回族文化与社会发展对于宁夏的同志来说是责无旁贷的。”19981025日,中共中央统战部、全国人大民委、国家民委、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在北京举办庆祝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40周年座谈会,因病身体不适的费老在秘书的搀扶下,应邀参加了会议。并说:“宁夏的座谈会,我一定要来,听听大家的发言,看看宁夏的变化。”他在会上赞扬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40年来,500多万回汉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取得的巨大成就。

费老十分关注西部地区的生态建设。我国的“三西”地区(甘肃定西、河西,宁夏西海固的合称)自然环境相同,干旱少雨,水土流失严重,是“苦脊甲天下”的贫困地区,从1983年至2003年的21年间,费老先后七次到定西,提出这一地区要进一步解决好水的问题,大力加强生态建设,种草种树,充分发挥区域优势,实施产业结构调整,加快脱贫致富步伐。其间,他发表了《西部经济发展和各民族共同繁荣》《为了西北地区更快地发展》《对民族工作的一些看法和意见》《挖穷根,破迷信》《开发大西北》等一系列文章, 并针对所调查的问题,向党中央、国务院提出了既符合当地实际、又具有全局意义的建议,许多建议被中央和地方采纳。今天西部大开发中退耕还草还林等举措,既保护了这里脆弱的自然生态,也使广大农牧民从中受益。

    费老对我国乡镇经济发展有着独到的见解,提出了中国农村经济发展“模式”论。1983年他在大量深入调查基础上写出《小城镇大问题》《小城镇再探索》,提出了“苏南模式”。以大力发展乡镇企业而著名的华西村,就是苏南模式的一个缩影。在费老的提议下,先富起来的江苏华西村人,先富带后富,为中西部地区1万多名干部举办一百多期扶贫培训班,而且在宁夏和黑龙江建起了两个“省外华西村”,为两地农民脱贫致富奔小康做出了贡献。

为西部大开发鼓与呼,是费老孜孜以求的信念。1989年,费老倡导并题写报名的《西部发展报》创刊。该报由当时西部11 ()省长、主席担任高级顾问,黄河上游等省区政府计委和亚搏省(区)委会领导联合组建报社管委会,亚搏宁夏区委会主委王祖旦曾担任该报社的副社长。《西部发展报》以西部社会经济发展和开发为主题,成为接受国务院西部开发办指导的主流媒体。

1992年,费老改革开放后最有影响的巨著《行行重行行》结集出版,他郑重地为文集择定这一书名,并专门交由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为此,国家有关部门和宁夏人民出版社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新书出版座谈会,一些党和国家领导人、知名人士出席座谈会。《行行重行行》收录了费老从1981——1991年里发表的乡镇发展研究主要文章,这10年里,费老栉风沐雨,昼夜兼程,笔耕不辍。无论在中国东南沿海地区,还是在中部地区,乃至辽阔的大西北,都能看到这位老学者风尘仆仆的身影,重重叠叠的脚印。

     

在关注国事民生的同时,费老还时刻关心着基层亚搏的工作。每次来宁夏,他都要抽空与盟员代表座谈。

198711月,原亚搏宁夏区委会副主委兼秘书长雷震华一行到北京参加亚搏全委会,请费老给“宁夏盟讯”题刊名,爽朗的费老一口答应,写好后,交秘书转给亚搏区委会。费老的题名,是对宁夏亚搏工作的关心和支持,也是对全体宁夏盟员的鼓励。之后,费老又接受亚搏区委会和自治区有关部门的请求,先后为银川繁华商业地段的宁夏商都题名,为彭阳县个体工商业者题词,为迎来50年校庆的自治区重点中学平罗中学题写校名等。

1998年宁夏著名盟员书法家朱其善的书法集出版,费老在百忙中,亲笔为该书作序,评价朱其善的书法作品是:“书法有规格,创出新风格”。心血化作春溪水,一枝一叶总关情,作为国家和亚搏领导人的费老,不仅关注着国家发展,百姓的疾苦,同时也非常关心盟员的工作与生活。

费老虽然离我们而去,但他温善慈祥、无私奉献的高尚品格,他不停行走、志在富民的精神,他深入基层、调查研究的朴实作风,以及他渊博的学识、为民的思想、卓越的成就,是留给我们的一笔巨大财富,激励着我们前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